歡迎您訪問土家族文化網  今天是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訪談特寫
田發剛 開創恩施民間文藝事業新局面
       在恩施州民間文藝家協會第三次會員代表大會上的講演 
                                                                 田發剛 
                                                         (2013年1月25日)  
                                                             [根據錄音整理]  

各位代表: 

    我們這次代表大會,也要轉變會風,沒有開幕詞,剛才楊光宗副主席主持會議,發表了簡短的幾句話,相當于做了簡單的開幕詞。 

    我的工作報告在會議材料中,我就不照本宣科,想借這個機會作一些解讀性的發言,便于將一些沒有寫進去,但可以講一講的話。非常感謝州文聯對州民間文藝家協會代表大會的重視,親自指導籌備。州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王坤德十點鐘也要來參會,看望代表,發表講話。昨天我給他講,州民間文藝家協會是這次換屆的最后一個協會,我們力求為州文聯畫個圓滿句號。剛才田平副主席講了一個通俗易懂但又很深刻的道理,我覺得用一句話概括一下,就是民間文藝是我們恩施州的其他文藝形式的土壤,是根本,如果恩施州的音樂、戲劇、舞蹈工作者,我們的作家,不了解民間文藝家,不了解民間文藝,不通過采風去吸取營養,就很難做出成績來的。可見,我們民間文藝家協會,雖然塊頭比較小,但是它在文藝界產生的作用,是非常大的。我們應該認識到自己的地位。 

    這次換屆,所選出的會員代表,一部分是文化戰線上的工作者,一部分是我們的民間藝人。我們要搞好群眾文化,民間文化,離不開這兩撥人。 

    我的工作報告共分三個部分。第一個部分是第二屆理事會以來州民間文藝家協會的成果概述;第二部分是主要體會;第三部分是對下一屆的幾點建議。我在這里側重說幾點。 

    第一部分是說的是八件事。這八件事位列版首的是恩施州民間藝術表演隊。有的人就會提出來,我們恩施何止33支民間藝術表演隊呀?確實!我們沒做詳細的統計,至少也是幾百支、上千支。那么我們州民協搞的這個表演隊為什么有這么重要的位置呢?這是因為我們組建州一級民間藝術表演隊的初衷,是為了給傳承民間藝術樹立一個樣板,做一個引導,所以我們命名的支數相對較少,但是隊伍的素質較高,規格較高。第一批的25支和第二批的8支,一般來講是由州民間藝術大師或者是四級(非遺項目)傳承人領銜。像董興林就是雙龍湖耍耍兒表演隊的領頭人,他是州民間藝術大師。州民間藝術表演隊是以民間藝人為主體,所表演的內容是當地的民間藝術的主要品種。或者說是以當地入選四級名錄的非遺項目為主要表演內容,這是表演隊的當家內容,它就是這么個格局。這就解決了我們恩施州的非遺項目中民間藝術的傳承問題、延續問題,我們現在叫做活態傳承,它起到很好的示范作用,所以我們說它是尋訪與命名民間文藝大師成果的延伸。 

    恩施州民間藝術大師,2003年我們命名了第一批,這首先是我們州民協提出來的。當時這一倡導很快得到州政府部門的認同,并推進為政府行為,現在已經成為政府的規范性工作,兩年一次,已命名了5批48個人。這48位大師中已經有7位辭世,從我們的情感上講,走(指去世)一位民間藝術大師,在我們心中就如塌了一座山。第一個走的是廖南山,燈戲傳人,第二個是譚學朝,儺戲傳人,現在一共走了7個。這些大師在我們心中都是一個藝術形象,不得替代,是我們恩施州的寶。 

    恩施州民間藝術表演隊的意義在于示范作用,在于可以生根開花結果。今天又新命名了8支。我們2012年10月在建始開恩施州民間藝術活態傳承模式研討會,民間藝術表演隊就是一種很好的活態傳承模式。開研討會時,我們邀請了省非遺保護中心,張曉慧常務副主任接到邀請后,來了6個人。張曉慧在會上說:在全國還在樂此不疲的申報確認時,恩施州率先提出由申報確認為重點轉向保護傳承為重點,這至少在全省是第一個。這個評價已經很高了。我建議縣文體局局長林華翔請他們到花坪參觀考察一下,為什么可以到花坪去呢?這就叫找典型。你要讓她知道我們恩施州傳承文化在搞么子?非物質文化遺產有沒有希望傳下去?要讓她有信心。到花坪看三個東西:一個是景。現在旅游嘛,沒得景色沒有人去。黃鶴橋是恩施州最小巧玲瓏的景觀,與恩施大峽谷有異曲同工之妙。黃鶴橋不要爬山就居高臨下,叫做“花坪觀景景在景陽,景陽看花花在花坪”。那么民間藝術在哪里?我們的三棒鼓省級傳承人向前和的隊伍,在花坪搞三棒鼓表演,甩飛刀,是一道文化景觀。我們花坪的趕山號子表演隊,是文化站長田大林組織起來的,他擔任隊長。花坪的趕山號子是很有魅力的,2012年《恩施晚報》宣傳過。我們恩施民歌中最有特色的還是高腔,趕山號子是勞動時候喊的,非常感動人,是催人奮進的一種山歌。如果說我們省非遺保護中心能夠在花坪看趕山號子、看三棒鼓甩飛刀,看景觀,藝術和景觀融為一體,我想,張曉慧主任對恩施州的非遺保護工作的認識就可以以小見大,由此及彼,她就可以知道我們恩施州的民間藝術魅力之所在,政府抓傳承文化在做什么。可惜啊,省里要他們回去參加全省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條例的貫徹,取消了到花坪去的計劃。他們先是很感興趣,這次去不了有非常遺憾。所以我們以后還要創造機會宣傳。前不久,省里專家組來恩施考察文化生態保護區,看到來鳳的擺手舞,宣恩的滾龍連廂,建始的絲弦鑼鼓等等,高度贊揚。我們不需要用語言敘述,只需要看就讓專家受感染,這就是我們民間藝術表演隊起的作用。我們這次新命名的8支表演隊,命名的原則是第一批25支表演隊有了的項目,原則上再不命名新的,因為我們是強調示范作用。當然,非常特殊的有重復的,比如說巴東撒葉兒嗬,譚學聰獲得了全國大獎,那他沒得個表演隊怎么行呢?我們這次沒有再命名燈戲表演隊,儺戲表演隊,也沒命名巴東堂戲表演隊,就是堅持不重復的原則。建始花坪的趕山號子表演隊,它就是沒有命名的品種。比較客觀地說,2007年恩施州組織過一次民族藝術節,實際上就是我們八個縣的民間藝人為主體的民間藝術表演隊在這里鬧騰了三天,這不是貪天之功,不是夸張,實際上就是這樣。 

    第二項就是開展尋找與命名原生態山民歌手。這個活動,與中央電視臺把原生態演唱民歌列入青歌賽,說近一點幾乎是同步,甚至是我們還在他們之前。我們為什么要尋找原生態山民歌手?是因為在全州、全國山民歌的傳承上,已經面臨著危機,行話叫瀕危。為什么?愿唱山民歌的人越來越少了,會唱山民歌的人越來越少了,會唱山民歌的人越來越老了,就是這樣一種狀態。我們民間文藝家協會在2006年組織尋找原生態山民歌歌手,不叫“訪”,叫“找”。這一個“訪”和“找”字是有所區別的。當時州民協提出來以后,制定了條件,在建始縣搞了啟動儀式。我們和文化部門配合,全州80個文化站,幾乎家家都參與了的。“找”,當時說的一個標準是,一個人可以很熟練地演唱三首以上原生態民歌。各縣市申報了100多人。在這種情況下,恩施州民協組織原生態山民歌大賽。當時把它規范為第二屆,實際上真正是原生態山民歌大賽是第一屆,因為前兩年也組織過一次民歌大賽,選了10佳歌手,我們這次大賽就是第二屆。127個歌手齊聚州城,參加比賽,30多個節目、40多人獲獎。我們推薦這些獲獎者參加了2006年10月29日全省舉行的山民歌大賽。給你們講個閑話,開始省里主管(辦)部門,根本沒瞧起我們恩施的山民歌手,他們老是講的長陽。但是,我們的民歌大賽以后,我們送的錄音帶到省里面去參加初評,我們就占了優勢。全省的大賽中,大獎基本上被恩施州拿完了。王桂姐、王月姐算老姊妹,李維菊、張鳳娥算小歌嫂,他們都是金嗓子,你想不給她們評獎就不行。王月姐你不評獎行嗎?還有我們當時的牟奇祥,80歲的山民歌手,州民間藝術大師,你不給他評行嗎?他們就是唱得你心動。這次尋找原生態山民歌手活動,恩施市民間歌手李維菊、張鳳娥,正是這樣進入演唱行業的。當時市民宗局的劉紹敏組織了一些人到紅土、新塘去找到了這兩個歌手。我當時給她的評價是這次恩施市最大的貢獻,就是把李維菊和張鳳娥找出來了。雖然她們原來也在唱歌,但是沒有人去發現她們,她登不了舞臺,她就沒得機會亮嗓子。第一屆評的十佳歌手有恩施市的謝小平,她是梭布埡的,她唱的歌風格不同,比較柔、比較平。這次比賽謝小平就沒得到金獎,很背包袱,我觀察到這個情況,我就跟恩施市的同志講,宵夜!叫謝小平來!我就跟她直接講,你這次得不到金獎是非常必然的,因為有李維菊和張鳳娥出來了,你是無法得金獎的。這叫讓她認識自己,叫愛護我們的民間藝人。謝小平現在依然在外面靠唱恩施山民歌打工。我們后來的譚學聰,到中央電視臺得金獎,他談他的歷史,說是什么時間走出州外的。我說你應該說我是什么時候走出縣外的來談起。你就是我們尋找原生態山民歌歌手時命名的80個歌手之一,參加州民歌大賽得了金獎,你這是第一次走出巴東縣,然后才走出州外,走出省外,走向全國,在全國拿金獎。參加青歌賽,雖然評獎里面有多種因素,但是以實力取勝是根本,那些評委受到感染,也是不得不給他金獎。所以我們州民協搞的尋找原生態山民歌手,對于傳承山民歌,對于現在鋪天蓋地的山民歌歌手,起到了火種的作用,起到了引導的作用,應該算是新時期傳承山民歌的第一功。 

    回過頭去我們還要講一講遠點的歷史。2002年,我們還正在討論尋訪命名民間藝術大師的事,利川市民宗局文體局等部門組織利川市龍船調山民歌大賽,當是還沒有很明確的原生態演唱概念。那個歌王牟奇祥就是在這次發現的。比賽之后的第二天,幾個組織部門就要散伙,我說既然老田來了,就不能讓你們這么散伙,你們搞了那么好的活動,就必須要總結。市里幾個部門的人在清源宮總結,大家談體會興致特別高,畢竟這么多年沒有搞這樣的活動。 

    我在會上提出來“兩個新覺醒”。第一、這次民歌大賽讓農民藝人有了新覺醒。為什么?我們民間藝術、民間藝人在“文化大革命”中都是挨了整的,他們都不敢再搞民間藝術了,包括肖茂榮(絲弦鑼鼓),包括譚學朝,他都覺得這個東西給他帶來了災難。利川市是政府在組織民歌大賽,他們就認為我這個東西還是個寶貝,政府又在支持。他以前本來有激情有覺悟,但是被打下去了,這次通過大賽他又有了新覺醒,所以用了一個“新”字。第二、基層干部對我們的文化有了新認識,什么叫新認識?原來我們這里還有這么好的東西啊!我過去怎么就搞不清楚呢?這就叫新認識。民間藝人的新覺醒,政府部門的新認識,兩個新合一新,就能開創我們民歌傳承、民間藝術傳承的新局面。所以我說我們民協倡導的尋訪民間藝術大師,組織民間藝術表演隊,尋找原生態山民歌手,是逐步推進為政府認同、社會認同的一種金牌活動。這個不是自我吹噓,它就是這么個樣子。 

    州民協還有一項活動叫做民間文藝集成成果再搶救工程。這個工程的提出與形成都與我們民間藝人有關系。這個活動最早是在民宗委發端的。我們一些民間藝人都要作古了,這個藝術要垮臺了,當時我了解兩個典型,建始肖茂榮,打絲弦鑼鼓70年,從14歲打絲弦鑼鼓;巴東堂戲的傳人黃大國,當時95歲高齡。黃大國是江北的農民,腦筋里有100多出巴東堂戲,你想想,他死了之后這個堂戲還有沒有?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就提出要借黃大國還在世的時候,把巴東堂戲整理出來,雖然說過去有民間藝術集成的資料,但是有黃大國活鮮鮮的人在那里,他腦殼里還要挖掘,于是我們就組織了巴東堂戲、建始絲弦鑼鼓的搶救整理,也組織了第一套民族研究的叢書。這樣生發開去,深入思考。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八個縣的民間文藝集成成果,州里搞集成只用了很少的一部分。八個縣有不同特點,資料都在文化部門的倉庫里,在文化工作者的手里,必須要把它搶救出來,而且叫“再搶救”。為什么叫“再搶救”?是因為在1984年前后,歷經12年,采風了4500個民間藝人,弄的這么些資料。這4500個民間藝人有的作古了,有的年紀大了唱不出來了,它就叫“不可再生”,這個資源搶救后,由于受市場經濟影響,當時的文化部門沒有集中精力來整理出版,散存在文化工作者手中,不搶救就可能“得而復失”。在這種情況下,州民協提出了“恩施州民間文藝集成成果再搶救工程”,由州民協領銜統籌服務,八個縣市的民宗局文體局支持,整理了九套叢書,57本,基本上把民間文藝大集成時期散存下來的資料全部整理出版,由檔案資源變成了社會共享資源,使我們的傳承有本子,這是一件功德很高的事情。舉一個例子。當時恩施燈戲沒有人搞,老田不會搞這個,我就到處去打聽哪個會搞燈戲的,找到了老專家程仕政和黃應柏,黃應柏是恩施市的音樂工作者,參加過大集成的采風,他后來拿出來大集成時代手記的恩施燈戲的稿子,厚厚一摞,背到我的辦公室。我就給他們分工,黃應柏整理曲譜曲牌,程仕政搞論述,兩好合一好。這樣就整理出來《恩施燈戲》。《恩施燈戲》在市民宗局搞新聞發布會的時候,黃應柏老淚縱橫。他說,沒想到我的恩施燈戲的勞動成果還可以見天日。這說明我們州民協做這件事情的功德無量、意義重大。這是我們做的第三件事情。 

    剛才主持人楊光宗同志提出來,說田發剛獲得了“2011年中華文化人物”,是一件大事。我說,我獲得“2011年中華文化人物”后,在州文體局、州文聯開會時,只有一個人把這個事的意義說到位了的,就是州劇協的主席何啟群。他說,田發剛獲這個獎,不能看作只是你田發剛的名譽,這是我們土家族的名譽,是恩施州的名譽。何啟群如果沒有對這種文化的情感和恩施州文化全局的認識,是作不出這種評價的。我一個人有什么不得了?沒有我們廣大民間藝人和各縣的文化部門、民族工作部門共同搞出我們剛才講的這些成就,田發剛有可能得“中華文化人物”嗎?不可能。所以說,我們的名譽是一種集體的名譽,是一個民族的名譽。 

    下面的幾件事情,有的是州民協主辦的,有的是協辦的,這里也簡要的提一提。 

    一是民間藝術大師藝術研討座談會。今天在座的有三個人參加了的,董興林、孟永香、聶成。就是2007年7月18日,在州民族禮堂。這次座談會請來了第一批、第二批民間藝術大師。當時組織這個活動時,常務副主席張興培對此事很熱情積極。他提出,州民間藝術大師沒有文章怎么研討?我說把民間藝術大師請來不是要他們發表文章的,是要他們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談體會,談對政府的要求,更重要的是在民族文化節這個特殊時候,讓州領導出面接見他們,提高他們的地位,激活他們的藝術活力。那一次州民協給你們發了一個水晶石的“大師紀念杯”,我們創意做這個大師紀念杯時就說,要讓民間藝術大師作為傳家寶,一代一代傳下去。因為每個紀念杯上刻了一個名字,叫“恩施州民間藝術大師×××”。《恩施晚報》的記者到鶴峰采訪王月姐的時候,她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把大師紀念杯拿出來給記者炫耀,很驕傲,很自豪,照的照片就在《恩施晚報》上登出來。我們做這個大師紀念杯是為了激活民間藝術大師的活力,這就是藝術研討會的成果。肖旭明、周先旺、楊天然等州領導接見大家并合影,少年兒童向大師獻鮮花。這是恩施州民間藝術大師在隊伍建設上的一次提升,你光命名他們,不管他們也不行啊。當時州委書記肖旭明講了一句話,我把這句話引用到這里了:“充分利用民間藝術大師在有生之年,帶頭創藝,搶救(民間)絕藝,活躍城鄉,繁榮文藝。”有這十六個字給我們指方向,就夠意思了。 

    上面,我講了州民協八項工作中的四項,還可以說一項,就是會員工作。州民協2002年從作協分離出來以后,定位就是面對基層文化,所以我們的會員大部分在基層。我們基層會員有了221人。召開第二次會員代表大會后,又發展了36名,現在有會員257人。由于州民協做出的成績比較突出,在社會上影響比較大,所以州民協副主席袁希正當選為湖北省民協副主席。現已有了6個中國民協會員。從2010年——2012年5月,我們還對民協會員進行了重點成果調查,隨機調查了50個會員,州民協會員在基層為傳承民間文化,為活躍文化生活,做出了不可替代的貢獻。 

    州民協還做了一些其他的小活動。沒有上八條的,也很有影響。如: 

    在建始長梁鄉搞了全州第一個民間藝術傳藝館。2006年8月,州民協主席團成員全部到建始長梁子開現場會。建始絲弦鑼鼓傳藝館是我們向良元創造的,帶了一個好頭。我們在那里搞了尋找原生態山民歌歌手的啟動儀式。 

    2007年,將來鳳鄧斌的地龍燈推薦到中央電視臺小崔說事的春節聯歡晚會。鄧斌現已是國家級傳承人了,八十幾歲高齡了,地龍燈舞得鮮活。 

    2007年4月,州民協負責為著名音樂人陳哲選點,讓他來考察恩施州民間文化藝術。當時陳哲到云南搞土風計劃,他是被綁架來的,我們到了長梁子,到了高坪,到了聶成那兒。在長梁子同幾個民間藝術大師一交談,興趣就來了。到三里壩、到利川后,他說,沒想到恩施州人民政府對民間文藝的傳承工作做得如此扎實。我和州政府秘書長呂金施送他到機場,專門買了一個本子,請他寫幾個字,他揮筆寫了四個字:“我會再來”。這四個字是容易得來的嗎?他由不認識,到接觸,到有感情,到要再來,這個過程只有社團組織才可能做到。 

    我們同州美術家協會共同申報了17個恩施州工藝美術大師,我州被省第一次命名的是12個,這是我們何起群主席具體操辦的。恩施州的工藝大師第一次走進省的花名冊,是湖北省里頭最多的。這些都是州民協的工作打的基礎。 

    為什么能取得這些成績,我在報告里講三點體會。 

    第一條體會是,找到了一條做好民協工作的途徑。即始終圍繞民間文化的搶救傳承這條主線,立足于民間文化的搶救傳承的基層基礎工作。民協和作協相比較,作協必須要有作品,而且必須要有個人作品,作協很難說大家三個人一起來寫部作品,那么民協要有基層意識,要有集體意識。如果沒有民間文化的活動,民協就沒有作為。我們民協一開始的定位就不是州城的幾個專家學者坐在那里討論民間文藝怎么發展,怎么挖掘,怎么搶救,而首先就是深入基層做基礎工作。所以我們從尋訪民間大師,到今天的民間藝術表演隊,到集成成果再搶救工程,到推薦上春晚,推薦到各個賽事,都是面對基層。2005年,州民協和州舞協搞了一次非常有創意的活動。就是把來鳳舍米湖的擺手舞引進州城來。我們找了五個農民舞者,彭昌松帶著五個老頭兒,在民族廣場上跳了三個晚上,一兩千人跟到他們跳。就是說,城市也需要民間文化,他們走入城市是有可能的。為什么我們當時動議組織這個活動呢?是因為我們城市的跳擺手舞完全不地道,你們看看我們民間的藝人是是怎么跳的?就是這么個思想,很樸素。后來又在土司城搞八個縣的民家藝術匯演,州民協倡導,與州民委共同組織。從那開始才慢慢搞成民間藝術表演隊的命名的。所以我們一直是著眼于基層的。 

    第二條,每一項創意與活動都是民間文藝家協會經過調查研究,思考、形成動議,組織實施的。這些項目一般來講,都能夠得到政府部門的支持。我們能夠得到政府的支持表示這個活動搞得可以,是給政府做補充。我們民協的工作不是單個人的成果,它符合文化發展大勢,它是鬧得滿塘水響的成果。 

    我這里再講個故事。尋訪與命名民間藝術大師的活動提出來,很快推進為由民宗委和文體局共同命名。當時,州民協和民委負責組織命名的具體工作,州文體局負責組織絕活表演。2003年6月20日,當時在亞洲大酒店,所有的州級領導都發了請貼的,州領導看了絕活表演,決定升格為由州政府命名,發出了關于命名肖茂榮等16位民間藝人為恩施州民間藝術大師的決定,發終身津貼每年1200元。我說,哪怕是1200元,地位上去了,是政府發的津貼。你要取得政府的支撐,要有拿得出像樣的成果,要講得出道理,要感動大家,你首先要感動領導。 

    第三條我實際已經講了,就是州民協的工作在基層、工作力量也在基層。 

    第三個大問題是對今后五年工作的建議。州民協的工作要發展,要進步,既要有連續性,又要有創新。可以從下面幾點去考慮。  
 
    一是搞好上兩屆已經取得成果的延伸與運用。我這不是在代表上一屆給下一屆加壓力,民間藝術表演隊確實是我們的品牌項目。我們民協的重要意義在于推動了社會民間文化進步,它有劃時期性,階段性,長效性,所以要推進成果的運用,要在推介上下功夫。 
    二是要注重城市民間文藝活動的發現、組織、提高工作。我們第一、二屆集中精力在農村,隨著現在城市化進程的加快,我們城市的民間文藝,要有活動。要有組織,要能繁榮。組織城市的民間文藝有發現、整理、交流的問題。所以我們今天命名的第二批民間藝術表演隊,其中有一支是帶方向性的,就是恩施市小渡船常青民間藝術表演隊,因為它是社區的民間藝術表演隊。恩施城的社區藝術表演隊我估計不下50支,但是我們命名這樣一支是種引導。這就標志著今后的方向、重點要適當延伸。 

    三是關注民間藝術大師和非遺傳承人。因為他們是民間藝術帶頭人,民間藝術傳承人現在是政府命名的嘛,我們只能關注。關注他們的藝術生活,關注他們的生存狀態,給政府當好參謀和助手。有時候我們沒有力量幫助他們,比如說董興林,修高速的時候把他的屋打了,他給我打個電話,我說只有請律師哦,我也沒得法。但是我知道,他曉得給我打電話就說明州民協這個組織已經成了基層民間文藝人士的娘家,他覺得是個依靠,是個紐帶。我們就是政府的橋梁紐帶。 

    四是進一步做好會員的發展、提高和聯絡工作。 

    五是第一、二屆想搞沒搞成的,我覺得我們八個縣市要逐步建立民協。民間藝術家協會這么重要,這不叫王婆賣瓜,自賣自瓜,它是別人無法替代的,它是給政府幫忙的。現在縣市的民間藝術家協會是個弱項。最早我們準備縣市成立分會,沒通過,后來就在八個縣推進組織了三個縣市的民協,建始、恩施市、來鳳,但是這三個民協的主席都垂垂老矣,沒怎么搞活動了。希望我們八個縣的文化館、文化局幫助民協發展壯大。人才多的是。希望在第三屆,八個縣文化部門能夠把組建民協作為一項基礎性建設,讓他們成為你們的幫手。 

    我覺得,民協第二屆理事會主席團,在全體會員的支持下做出了一些圈得著點得著的成績,這只能代表過去,我相信新一屆的主席團組建以后,一定能夠開創新局面,我們也預祝通過這次會議以后,在今后的五年內,取得更新的成果,謝謝大家!

相關文章
·田發剛 土家族的文化之星
·田發剛 文化人物精神在于使命感和執著創新
·土家族文化漢子田發剛被授予“2011中華文化人物”
·田發剛獲“2011中華文化人物”提名
·土家族文化漢子田發剛被推選為 “2011中華文化人物”
·田發剛
·田發剛印象
·恩施實施“民間文藝集成成果再搶救工程”成績斐然碩果累累
·恩施州古村落保護與開發課題研討會召開
·長江大學非遺學社恩施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的調查報告

版權與免責聲明 | 進入論壇

 
圖說分享
· 山巔的村莊
· 淡之韻
· 鴿子花的故鄉
· 滿山風情白溢寨
· 卞毓方:拔出還要目透凡塵百丈
· 王先霈:甘茂華散文評說
· 哭嫁
· 全情投入·山桐子撐起一片天

阿蓬江畔的村莊

土家織錦

最回味充滿父愛的那鍋魚湯

最憶土家過年時
· 哭嫁  
· 梔子花兒開  
· 妹娃要過河——遙遠而明亮的路  
· 《二嘎公走人戶》土家生活搞笑小說(一)  
· 畫家苦牛鄧光明在國畫創作中尋找個性  
· 中國紅色文化大使鄧超予出席紅色文化傳承...  
· 雷顯平書法作品  
· 土家歌舞的一些表現形式 組詩  
   土家文博人在美國辦展覽
   葉梅 珍視民族性帶來的文化獨特性和差異性
   《大湘西系列作品集》四卷由中國書籍出版社
   妹娃要過河——遙遠而明亮的路
   羅福東
   《二嘎公走人戶》土家生活搞笑小說(一)
   隘口與黃金村
   《土家織錦》樹起土家織錦的歷史豐碑
關于我們 |  網站介紹 |  管理團隊 |  申請鏈接 |  歡迎投稿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大事記

版權所有:土家族文化網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菜戶營2號樓6單元601室 
技術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發展中心    服務熱線:15811366188   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網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或書報雜志,版權歸作者所有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權方面的問題,請與我們聯系。
京ICP備13015328號-2號  北京市公安局備案號110105005973

世界名校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