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訪問土家族文化網  今天是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土家學林 》 田野調查
張家界市恢復部分群眾土家族成份工作歷程
                            作者:戴楚洲  信息來源:土家族文化網


    摘要:新中國建立以來,湘西北部分區(縣)委、政府在湖南省委、省政府領導下,根據國家民委、湖南省民委關于恢復少數民族成份工作的文件精神,落實黨的民族政策,開展長達四十年的民族識別工作,形成各民族交錯雜居的局面。

    關鍵詞:湘西北  識別  土家族

    湖南張家界市自古以來就是土家人聚居區。建國初期,湘鄂西部分黨委、政府進行了識別土家成份工作。1957年1月3日,中共中央統戰部正式確定土家為單一的少數民族后,湖南省組織“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訪問團”到湘西各縣訪問后,1957年,桑植縣登記土家族人43965人,大庸縣登記土家族人5000多人。后來,由于“反右派”斗爭擴大化,湘鄂西各縣識別土家成份工作被迫停止。

    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精神指引下,民族識別工作得以恢復。1979年11月,國家民委下發了[1979]民政字第166號文件《關于抓緊進行民族識別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為了進一步加強民族團結,充分保障少數民族的平等權利,必須繼續把民族識別工作抓緊加快進行。”1981年11月,國務院人口普查領導小組、公安部、國家民委又發了[1981]民政字第601號文件《關于恢復或改正民族成份的處理原則的通知》。通知指出:“凡屬少數民族,不論其在何時出于何種原因未能正確表達本人的民族成份而申請恢復其民族成份的,都應當予以恢復。”

    1982年5月,國家民委發出的[1982]民政字第86號文件《關于民族識別工作的幾點意見》提出了四點意見:一、民族識別必須堅持歷史唯物主義,根據馬克思主義關于民族形成問題的理論,結合我國少數民族的實際情況進行。二、要進行全面的認真細致的調查研究工作。三、民族識別工作既是一項細致的科研工作,又是一項政策性很強的政治任務。四、民族識別的組織領導工作,仍然由所在省、自治區民族事務部門負責。因此,湖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于1982年6月16日轉發了省民委等單位《關于恢復或改正民族成份幾個具體問題的請示報告》。因為湖南民族地區在“反右派”斗爭中和“文化大革命”期間沒能識別部分群眾的少數民族成份,產生了歷史遺留問題。所以,根據國家民委、湖南省民委關于恢復少數民族成份工作的文件精神,湖南省有關地方黨委、政府及黨委統戰部、民委結合本地實際,運用馬克思主義民族理論,以民族現實特點為主,參酌民族歷史,積極穩妥地開展了恢復少數民族成份工作,恢復了符合條件的部分群眾的少數民族成份,形成了各民族交錯雜居的局面。

    一、桑植縣部分群眾恢復土家族成份工作過程

    1981年6月9日,中共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州委統戰部長龔葆桂來到桑植縣檢查民族工作時指出:“要搞好調查,把情況搞清楚后,向省、州政府匯報,待省、州同意后,開展登記”。鑒于上述情況,經桑植縣委研究決定,由縣委常委、縣委統戰部部長彭輝軍負責,并抽出谷臣章、向洲河、谷忠誠、谷忠湘等四人組成縣民族考察組。經過七個多月時間,外調周圍七個縣,內查43個公社、253個大隊。采取看史料、跑現場、召開民族人士座談會、個別走訪老人等方法,對桑植縣民族成份基本查清。縣民族考察組根據調查情況,以縣委、縣人大、縣政府名義于1982年3月寫出《關于請求恢復桑植部分群眾土家族民族成份的報告》,向省委、省政府、省民委及州委、州政府、州民委作了專題匯報。

    1982年4月3日至6日,湖南省民族事務委員會政法處彭繼寬處長來桑植聽取桑植縣關于土家族成份調查情況匯報后指出:“湘鄂川黔四省土家族的狀況分為三種類型:一類是土家語言比較完整,民族特征比較顯著。二類土家語言基本消失,只保留稱謂和少量詞匯,還不同程度地保留民族特點。三類土家語言基本消失,但是具有一定的民族意識。桑植屬于第二類,應該恢復。但是必須向國家民委匯報后,再進行登記”。

    1982年4月,國家民委邀請湖南、湖北、四川、貴州四省民委和湖南湘西自治州、湖北恩施地區、四川涪陵地區的有關負責同志及中央統戰部二局、全國人大民委、中央民族學院、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研究所的有關同志在京就湘鄂川黔四省邊境鄰近地區部分群眾恢復土家族成份工作舉行座談會后。

    1982年5月,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召開了民族工作會議,州委統戰部部長龔葆桂傳達了國家民委[1982]民政字第240號文件《湘鄂川黔四省邊境鄰近地區部分群眾恢復土家族成份工作座談會紀要》和省委指示精神。州委副書記郝瑞華作了會議總結,他說“民族成份的恢復是關系民族政策落實的大事。州委非常重視,最近開了兩次會,進行研究。州委認為,根據國家民委的紀要和省委的指示精神,要把工作做好。這一工作政策性很強,如果搞好了,有利于民族團結。因此,要求你們回去后,根據《紀要》和省委指示精神,把它搞好”。省民委副主任車大光在會上指出:“省委對部分群眾恢復土家族成份工作非常重視,省委領導研究過四次。并建立領導小組,抓好這一工作。但要充分認識恢復部分群眾土家族民族成份的重大意義,要貫徹積極慎重的方針,一定按時按質完成登記任務”。

    1982年5月,桑植縣委、縣政府召開了區、社黨委書記及縣直機關負責人會議,傳達了州民族工作會議精神,縣長周遠民做了總結。他說:“恢復部分群眾土家族民族成份,是桑植人民政治生活中一件大事。因此,要求各級黨委和政府以飽滿的熱情、積極慎重的態度,把這一工作做好。必須明確恢復的范圍,縣委決定在全縣范圍內進行登記。必須按照《紀要》精神,掌握恢復土家族成份工作的標準。會后,從縣直機關抽調60多名干部協助公社搞好登記工作。經過一個多月時間完成登記任務。這次登記160838人,加上原來登記43965人,全縣土家族人口達到204805人,占全縣總人口405843人的50.6%。桑植縣委上報州委、省委同意,批準了桑植縣部分群眾的土家族成份。

    二、大庸縣部分群眾恢復土家族成份工作過程

    1982年,大庸縣委成立了土家族成份考察識別工作小組,由副縣長葉玉明、縣委統戰部部長劉鳳霞負責,并且組成127人的工作班子,從7月起在全縣開展了民族識別工作。大庸縣人民政府向湘西自治州人民政府寫了《關于大庸縣恢復部分群眾土家族成份報告》。1982年11月,湘西自治州政府以州政發[1982]69號文件對大庸縣人民政府報告作了批復。大庸縣人民政府根據州人民政府批復精神對恢復全縣部分群眾土家族成份工作做了部署。在民族成份恢復過程中,縣委統戰部部長劉鳳霞和向國韓等同志研究了恢復土家族成份的標準,羅塔坪等14個屬于土司地區鄉的群眾自報,以生產大隊為單位進行登記,由鄉政府匯總后報縣政府審批。從1983年3月至11月恢復土家族97851人。1983年大庸縣政府設置縣民委后,縣民委一方面做好溫塘等14個屬于土司地區鄉(鎮)的掃尾工作,另一方面做好全縣其余屬于衛所地區的鄉(鎮)田、覃、彭、向、黃、庹、符、甄八姓土家群眾的登記工作,由鄉政府呈報,由縣政府發文審批,又恢復16807人。凡是干部、職工要求恢復民族成份的由縣民委審批,1986年至1987年恢復15685人。因此,大庸縣從1983年至1987年,共恢復土家族人232099人,占全縣總人口的65%。

    三、慈利縣部分群眾恢復土家族成份工作過程

    1986年2月,國家民委[1986]民政字第37號文件《關于恢復或改正民族成份問題的補充通知》對恢復民族成份的審批權作了調整。1986年6月,國家民委[1986]民政字第252號文件《關于我國的民族識別工作和更改民族成份的情況報告》指出:“更改民族成份的問題,現在也已基本解決。今后主要解決遺留問題”。從此,慈利縣、石門縣和沅陵縣恢復土家族成份工作不僅提高了科學的標準,而且掌握了充足的證據。慈利縣委、縣人大、縣政府、縣政協對恢復少數民族成份工作十分重視。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曾經35次到地(市)、省里甚至國家民族工作部門匯報恢復部分群眾土家族成份工作,向省委、省政府擬寫了12份請示、報告,向省人大、省政協、全國人大、全國政協提議案、提案6份。在國家民委[1986]民政字第252號文件《關于我國的民族識別工作和更改民族成份的情況報告》下發之前,慈利縣委統戰部已于1985年9月向省委統戰部、省民委、國家民委呈報了《關于要求開展少數民族調查的匯報》。

    1986年7月,慈利縣委、縣人大、縣政府向省委、省人大、省政府及國家民委呈報了《關于慈利縣土家族成份復查情況的報告》,要求恢復30多萬名群眾的土家族成份,解決歷史遺留問題。慈利縣恢復土家族成份工作從1982年開始。同年3月,國家民委政法司司長張爾駒和中央民族學院王炬堡等領導同志組成的考察組在石門縣召開了石門、慈利兩縣土家族成份調查座談會,會議向國家民委提出了要求恢復土家族成份的要求。慈利縣溪口區部分群眾到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所轄縣、市取得生產隊、大隊、公社三級證明材料,恢復了39411人的土家族成份。

    1985年12月,由縣委發文成立了慈利縣少數民族成份調查領導小組,由縣委副書記朱國軍任組長,副縣長卓德元、縣政協主席汪春初和縣委統戰部副部長卓尚淵任副組長。下設辦公室,抽調掌握大量資料的戴楚洲等人到縣民族調查辦開展民族識別工作。1986年7月,慈利舉辦了“全縣民族復查工作干部培訓班”,湖南省民委派省民族研究所所長彭繼寬在培訓班上作了題為《土家族的基本特征》專題報告,然后考察了國太橋等鄉群眾的風俗習慣,寫出了《慈利縣國太橋喻家咀鄉土家族特點保留情況調查報告》。1986年11月,卓尚淵為縣委、縣政府擬寫了慈發[1986]32號《關于請求批準我縣部分群眾恢復土家族成份的報告》,上報到了省委、省政府、省民委及國家民委。1987年第二季度,縣民族調查辦和縣文物管理所創辦了“慈利縣土家族展覽室”,展出了民族古籍、土家服飾及土王墓碑拓片等文物一萬多件。1987年冬,國家民政部、國家民委來到慈利聽取成立大庸地級市意見時,慈利縣提出的條件是要解決慈利民族成份問題,在落實民族政策時,四個區(縣)都應該享受相同的民族自治地方政策待遇。1988年2月,常德地委統戰部民族宗教科負責人請示省民委以后,到慈利縣甘堰等鄉鎮進行了實地調查,并寫出了《慈利縣部分群眾早已恢復土家族成份的情況調查》。

    1988年4月,戴楚洲為縣委統戰部擬寫了慈統字[1988]1號《關于慈利縣一部分群眾早已恢復土家族民族成份但未得到上級認可的情況報告》。1988年9月,戴楚洲又為縣委、縣政府擬寫了慈發[1988]29號《關于請求解決慈利縣土家族成份遺留問題的報告》,請求省、市民族工作部門承認慈利縣已恢復的三萬九千多人的民族成份,并且請求省委、省政府根據國家民委[1986]民政字第252號文件精神, 解決慈利縣土家族成份恢復工作中的遺留問題,批準尚未恢復的二十八萬多名土家族群眾的民族成份。因此1988年10月29日,常德市民族宗教事務處發出了常民宗字[1988]1號《關于對慈利縣一部分群眾恢復土家族民族成份問題的答復》。對慈利縣溪口、陽和、許家坊、甘堰、金巖、索溪峪等鄉鎮39411名土家族群眾在1984年前恢復和更改了的,只要符合國家民委1981年聯合發出的民政字第601號文件規定,應予承認。對于1984年后嚴格按照國家民委[1986]民政字第37號《關于恢復或改正民族成份問題的補充通知》精神,恢復和更改的48000多人的民族成份,同樣予以承認。所以,在1990年第四次全國人口普查時,慈利縣16個少數民族的人口為82828人,其中,有土家族80613人、白族1295人、苗族740人、回族81人、滿族28人、侗族19人。根據省人民政府[1990]37號《省長辦公會議紀要》精神,省民委和市民族僑務局組織的以陽盛海為組長、李定仁為副組長、梁先學等8人為成員的省、市少數民族人口問題聯合檢查組于1991年11月對慈利縣少數民族人口和民族成份遺留問題進行了檢查。

    縣委、縣政府領導作了《關于請求恢復慈利縣部分群眾土家族民族成份的情況匯報》,縣民委呈送了《慈利縣土家族概況》一書后,檢查組成員深入到象市、通津鋪、東岳觀、國太橋等十多個鄉(鎮)調查,獲得了大量的第一手資料。檢查組認為慈利縣第四次人口普記登記的82828名少數民族是按照國家民委有關文件精神批復的,是經過常德市民族宗教事務處發文批準的,可以作數。對尚待恢復土家族成份的28萬多名群眾的歷史族源、現實特點和民族意識作出了三個肯定的結論,并向省民委黨組寫出《慈利縣民族成份問題檢查匯報》。1992年7月,省民委陽盛海、李定仁等領導再次赴慈利縣對民族成份遺留問題進行檢查,縣民委戴楚洲匯報了《關于慈利衛所機構中土官的補充資料》,敘述了九溪衛麻寮所十隘土官的源流及外地土司后裔在慈利縣的分布情況。1992年10月14日,湖南省民委發出了湘族字[1992]47號文件《關于慈利縣民族成份遺留問題的批復》。經省人民政府同意,批準慈利縣330865人為土家族。慈利縣委決定成立“慈利縣核實土家族成份工作領導小組”,從鄉到縣逐級審核,由縣民委批準。戶籍部門再根據民族工作部門批準的證件更改為土家族成份。隨著少數民族人口的自然增長及民族成份遺留問題的解決,至1997年年統時,慈利縣已有少數民族390450人,占全縣總人口的56.92%,是全省7個少數民族人口過半縣之一。其中有土家族387379人、白族1979人、苗族920人。

    四、武陵源區部分群眾恢復土家族成份工作過程

    因為索溪峪鎮原為慈利縣管轄,所以,慈利縣委統戰部抓了索溪峪鎮民族識別工作。湖南省民委和大庸市民族僑務局組成聯合檢查組于1991年11月和1992年7月對索溪峪鎮民族成份遺留問題進行了檢查,1992年10月,省民委發出了湘族字[1992]48號文件《關于武陵源區民族成份遺留問題的批復》,批準了索溪峪鎮9102人的土家族成份,致使武陵源區少數民族人數增加到41719人,其中,有土家族40815人、白族761人、苗族113人。

    由于張家界市各級黨委、政府及民族工作部門落實了黨的民族政策,恢復了部分群眾的土家族成份。因此,張家界市成為少數民族聚居區,成為湖南省土家族人口最多的市、州。2000年,全國第五次人口普查時,張家界市共有土家族1021238人。其中,慈利縣有土家族399906人,桑植縣有土家族260092人,永定區有土家族319330人,武陵源區有土家族41910人。

    據張家界市統計局統計,至2003年末,張家界市共有土家族1026270人,占全市總人口157.43萬多人的65.18%。其中,慈利縣有土家族409443人,桑植縣有土家族257318人,永定區有土家族317320人,武陵源區有土家族42189人。

    隨著部分群眾恢復土家族成份,湖南省政府、省民政廳發文建立了慈利縣高峰、甘堰、陽和、許家坊、金巖、趙家崗、三官寺和武陵源區索溪峪8個土家族鄉。

    參考文獻

    1、湖南省民族研究所組編《湖南民族關系史》,民族出版社,2006年。
    2、吳遠干、戴楚洲選編《慈利縣土家族史料匯編》,岳麓出版社,2002年。

相關文章
·張家界市推進武陵山片區區域發展的思路及其建議
·略說武陵文化八大系列

版權與免責聲明 | 進入論壇

 
圖說分享
· 奮力構筑民族文化的基建工程——寫在《貴州
· 甘茂華:追尋土家風流
· 沿河土家飲食文化溯源及保護與開發
· 梯瑪的絕技和功能
· 梯瑪的傳承刻不容緩
· 永順土司抗倭維護明朝邊疆穩定
· 關于土家族醫藥保護和發展的研究
· 從黔東田氏土司沿革談“改土歸流”的歷史必

遠山的呼喚

中國土家族經濟文化研究協

八寶銅鈴舞

梵凈山佛教文化旅游
· 自然環境對土家族文化的影響  
· 論長陽土家族跳喪舞的文化構成  
· 試論恩施自治州的文化生態保護  
· 土家族 “過趕年”辯析  
· 武俠湘西是宣傳湘西文化旅游的另一張名片  
· 命根子泥土  
· 鄂西土家族還愿儀式解讀  
· 彭家寨鄉土建筑的生態特征對未來建筑發展...  
   土家族文學“靈物母題”的敘事解讀
   武陵山區域發展的核心競爭力生物農業多樣性
   協作互動推進武陵區域一體化發展
   對構建中國武陵山經濟協作區的思考
   武陵山經濟協作區探索民族地區跨區發展
   阿蓬江畔的村莊
   論湘西州旅游扶貧研究
   長陽民間吉祥圖簡釋
關于我們 |  網站介紹 |  管理團隊 |  申請鏈接 |  歡迎投稿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大事記

版權所有:土家族文化網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菜戶營2號樓6單元601室 
技術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發展中心    服務熱線:15811366188   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網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或書報雜志,版權歸作者所有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權方面的問題,請與我們聯系。
京ICP備13015328號-2號  北京市公安局備案號110105005973

世界名校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