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訪問土家族文化網  今天是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土家學林 》 產業開發
湘西自治州少數民族特色村寨的保護與開發研究
       作者:李 蕓  吳富國  龍 杰  信息來源:土家族文化網 


    少數民族特色村寨是民族文化的積淀,是傳承民族文化的有效載體,是發展特色經濟的寶貴資源。少數民族特色村寨的形成是少數民族地區經濟現象和少數民族文化現象相互作用,長期發展的產物。它一般具有固定的地域范圍,獨特的自然條件和文化元素,有比較特殊的社會關系和親屬關系,可以看作是具有相對獨立的社會組織。少數民族特色村寨包括“自然村”和“行政村”。在一定歷史和地域條件下形成的少數民族特色村寨,其民居建筑表現得最有特色,同時在共生的條件下又形成了比較一樣的生產生活方式和風俗習慣,構成了民族特色鮮明、生活豐富多樣的完整體系。作為村寨集體創造、集體享用、集體傳承的村寨文化是其得以凝聚發展的核心精神紐帶,是一個民族生存延續的靈魂和血脈。從表現形式來講,村寨文化有以古建筑、民間手工藝品、生產工具等物質形態和以民間文學、舞蹈、美術、手工技藝、民俗與節慶等非物質形態。少數民族特色村寨由于具有悠久的歷史、較完整的原生態文化體系、豐厚的物質與非物質遺產以及鮮明的地方特色,而成為民族文化遺產的搖籃和基地。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以下簡稱湘西自治州)位于湖南省西北部、云貴高原東側的武陵山區,與湖北省、貴州省、重慶市接壤。總面積1.5萬平方公里,是以土家族、苗族為主的少數民族聚居山區。2010年末,全州總人口為285.23萬人,其中少數民族人口222.81萬人,少數民族人口占總人口的78.11%。全州轄吉首市和瀘溪、鳳凰、花垣、保靖、古丈、永順、龍山七縣,是湖南省唯一一個少數民族自治州。 境內自然資源和文化資源、旅游資源豐厚,至今保存著許多生態環境良好、民族文化濃郁、民族特色鮮明的少數民族特色村寨。這些民族村寨,在產業結構、民居樣式以及風俗習慣等方面都集中體現了少數民族經濟社會文化傳承的特點。我們認為,實施對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與開發,不僅僅是對傳統文化的尊重和傳承,同時也具有極強的現實意義:是各級民族工作部門在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工作中,為少數民族群眾辦好事、辦實事的重大舉措;是體現黨的民族政策效果和擴大民族政策影響的重要窗口;是搶救、保護、傳承和弘揚民族文化的重要載體;是在民族地區實現經濟發展和民族文化傳承、生態保護協調發展的重要途徑;是少數民族地區農民群眾共享改革發展成果的重要平臺;是建設和諧社會必不可少的重要元素和抓手,充分體現了“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發展”的民族工作主題;是站在戰略和全局的高度,落實科學發展觀,充分發揮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凝聚力量,營造和諧社會的重要舉措。 

    一、湘西自治州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與開發現狀 

    2009年,國家民委和財政部聯合開展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與發展試點工作以來,在湖南省民委的有力指導下,湘西自治州快速行動、大膽探索,整合資源、凝聚力量,采取有力措施,重點打造試點村寨,取得了比較明顯的成效,使保護與發展同頻共振,相互促進,相得益彰,實現了經濟效果與政治效果、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2010年12月,全省民族特色村寨保護與開發試點工作現場經驗交流會,將湘西自治州的經驗推向了全省。  

    (一)主要做法 

    1、健全機制。州委、州政府成立了由葉紅專州長任組長的“百千萬”特色民居保護工程領導小組,各縣(市)均成立了相應的領導組織和實施機構,各有關單位制定了實施方案,明確了工作目標、保護范圍、部門責任和具體措施,出臺《湘西自治州特色民居保護管理辦法》,制定《湘西自治州“百千萬”特色民居保護工作考核獎勵實施細則》。州民委將民族特色村寨保護與開發工作列為工作的重中之重,并納入年初對縣市民族局和科室的目標管理,民委主要領導及班子成員多次深入到9個“湖南省少數民族特色村寨”建設試點指導工作。縣市民族局派有專人協助鄉村班子抓好民族特色村寨建設工作。領導的重視,為民族特色村寨保護與發展工作的順利開展提供了有力保障和先決條件。 

    2、科學規劃。規劃是一切工作的龍頭。專家指導、科學論證、規劃先行顯得尤為重要,按照因地制宜、分類指導的原則,各試點村寨在專家的指導下,先后制定了保護與發展規劃,使特色村寨保護與發展工作首先置于規劃的指導下來開展。在編制總體規劃時,注重做到六個結合,即:與經濟社會發展總體規劃相結合,與少數民族事業發展規劃相結合,與新農村建設規劃相結合,與少數民族群眾的實際生產生活需要相結合,與當地民族傳統文化特色相結合,實實在在地做到保護、傳承和發展相結合;在具體民居改造設計時,把握五個原則:突出民族文化元素、利于產業發展、貼近農民需求、提升生活質量、美觀舒適實用;在制定產業發展規劃時,注重從實際出發,發揮區位優勢、資源優勢、民族文化優勢,走規模化發展、特色化發展、集約化發展的產業發展路子。 

    2009年,湘西自治州民委在認真調查研究的基礎上,向湖南省民委推薦鳳凰縣勾良、花垣縣隘門、龍山縣撈車等9個基礎條件較好、民族特色突出和民族文化濃厚的村寨為“湖南省少數民族特色村寨”,并提出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與開發要搞好“四個結合”,即特色村寨建設要與新農村建設相結合、與旅游名村建設相結合、與民族團結進步示范村建設相結合、與傳統民族文化建設相結合。作為保護與開發試點項目的9個村寨,各自精心編制了保護與發展規劃。如古丈縣張家坡村精心編制了《張家坡村民居整治保護規劃》、《張家坡村土家文化傳習規劃》、《張家坡村道路交通規劃》、《張家坡村綠化、生態環境和市政公用設施規劃》等。2010年,州委、州政府正式啟動了“百個特色村莊、千棟百年老寨、萬戶民族民居”的“百千萬”特色民居保護工程建設,對張家界經古丈至鳳凰、瀘溪縣經花垣至龍山兩條旅游風景線,吉茶、張花、吉懷、鳳大高速公路兩廂以及八縣市其他少數民族特色村寨展開全面保護,州委、州政府出臺了《湘西自治州“百千萬”特色民居保護工程實施方案》,確定了老家寨村、德夯村、老司城村等84個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名單,對保護范圍、保護內容、保護模式、規劃編制等提出了明確要求。古丈縣、瀘溪縣、永順縣、保靖縣、龍山縣、花垣縣、鳳凰縣、吉首市都出臺了特色民居保護工程實施方案,明確了工作目標、保護范圍、部門責任和具體措施。古丈縣除了州定6個重點保護特色村寨外,還增加了10個重點保護的特色村寨。瀘溪縣除了州定7個重點保護特色村寨外,新增了19個重點保護的特色村寨。各縣市召開了特色民居保護工作會議,安排部署特色民居保護工作。 

    3、統籌協調。少數民族特色村寨的保護與開發,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單靠民族工作部門一家是很難見成效的。近幾年湘西自治州在財政困難的客觀條件下,積極調動各部門積極性,集中財力物力,合力建設民族特色村寨。州委、州政府分別對8縣市和州發改委、州財政局、州民委等16個州直部門明確了責任。確定了84個少數民族特色村寨對口扶持單位。2010年,協調州財政、民政、扶貧開發等各類資金2000多萬元,歸集各縣市資金4100多萬元;2011年,全州捆綁資金5000萬元實施特色民居保護工程。通過統籌協調,加大了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力度,加快了開發步伐。  

    4、重點突破。開展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與開發工作是一項系統工程,必須找準切入點,抓住關鍵點,瞄準突破點,把握落腳點。一是以改造特色民居為切入點,建設美好家園。在特色民居改造過程中,要遵循修舊如舊的保護理念,根據不同民族、不同地區的具體情況,按照保護一批、改造和提升一批、新建一批的要求,搶救、修復、建設一批帶有民族特點的特色民居,形成一批民族建筑群落。如古丈縣張家坡村有土家族吊腳樓64棟,其中有14棟已較為破爛,在整修過程中,對門、窗、屋檐和壁板都進行了合理處理,達到了修舊如舊的效果,保存了土家族吊腳樓原有風格。二是以壯大主導產業為關鍵點,增加農民收入。針對村寨的不同自然條件和優勢資源,突出特色,培育市場主體,大力扶持適合各村實際的特色支柱產業,帶動農民因地制宜調結構,開辟富村富民新路。三是以保護和傳承民族傳統文化為突破點,繁榮民族文化。堅持保護、開發和利用并重,挖掘、傳承和創新并舉的原則,一方面加大扶持力度,在每個特色村寨建立文化活動中心等活動場所,購置相關設施;另一方面成立表演團隊,自編自演、自娛自樂,對民族文化精品進行挖掘整理、保護和傳承,加大普及培訓力度,使民族傳統文化與現代文明相得益彰,共同發展。如永順縣雙鳳村是一個純土家族山村,這里土家文化遺跡甚多、氛圍濃厚,被潘光旦先生譽為“中國土家第一村”。該村成立了土家民族風情表演隊,傳承和發揚具有土家特色的“毛古斯”、“打溜子”、“擺手舞”等傳統節目,舉辦農民培訓學校,聘請國家級土家文化傳承人,利用農閑時間給村民培訓土家民族文化如土家語、土家傳統舞蹈節目和農村適用技術、法律法規等,重修了擺手堂,硬化了表演場地,購置了表演設備,新修了山寨大門,硬化了通村公路,全力打造好“土家第一村”品牌,提升民族文化含量和旅游亮點。中央電視臺、香港鳳凰衛視、湖南衛視等多家媒體前來拍攝土家族風情和專題紀錄片;中央民族大學、云南大學、湖南大學、吉首大學及日本民族專家學者,先后來到雙鳳村研究考察土家族文化;湘西自治州民委把雙鳳村作為土家族文化學習基地,每年組織全州民委系統干部到此學跳擺手舞、學說土家語、學唱土家歌,體驗濃厚的土家族文化。土家族文化得以保護和傳承。四是以民族團結進步創建為落腳點,促進社會和諧。在各特色村建設過程中,始終把民族團結進步創建活動貫穿于工作中,并將民族團結內容納入村規民約,開展評選文明家庭等活動,促進了工作的開展。鳳凰縣勾良村是一個苗族山村,與貴州銅仁交界,在特色村寨建設過程中,該村始終把邊界民族團結工作放在首位,積極開展以各民族互相依存、互相幫助、共同發展、共同繁榮為主要內容的多形式的民族團結進步創建活動,制定了民族團結聯席會議制度,定期召開與周邊村寨的民族團結聯席會議,還連續投入、重點投入加大基礎設施的建設,幫助該村實現年旅游收入100萬元以上。近幾年來,沒有發生一起邊界糾紛事件,村民團結安定,2010年被國家司法部、國家民政部評為“國家民主法治示范村”。 

    (二)主要成效  

    1、改善了基礎設施。2009年至2011年,湘西自治州在9個“湖南省少數民族特色村寨”共投入資金約4500多萬元,其中民委投入875萬元,修建或維修公路100多公里,新維修村道12000多米,改造院落19個,民居500多棟600多戶,新建特色民居27棟,基本達到了“吃水不用抬、做飯不用柴、有病不出寨、走路不濕鞋、車子進得來”的目標,改善了農民群眾的生產生活條件、環境。如龍山縣撈車河村自實施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與開發工程以來,先后整合民委、國土資源、財政、發改、水利、電利、扶貧開發、交通、民政等部門資金3500多萬元,啟動實施了一批保護建設項目。一是實施河堤整治工程,新建河堤3000余米,全部用卵石巖砌成,民族特色濃厚,外形美觀,質量可靠。二是啟動實施土家族沖天樓建設工程,該工程于2010年11月動工,主體工程于2011年7月完工,沖天樓高23.5米,共5層,氣勢宏偉,是原汁原味仿古建筑。三是實施民居保護工程,按照修舊如舊原則,整修民居98棟,主要整修了朝門、民居圍墻、民居等,使村貌發生了改觀。四是實施荷花池整理工程,解決了污水排放問題,改善了衛生環境。同時,實施了沙灘公園建設、村莊道路硬化、學校裝飾、電網改造等配套基礎設施建設工程,村民群眾反映良好。 

    鳳凰縣東就村苗寨位于鳳凰縣西部,是一個純苗族聚居村寨,轄三個自然村寨187戶860人。民居如太極圖呈環形布局。村內民風淳樸、民族風俗濃郁獨特、民族民間文化豐富多彩。2009年5月,該村和廣州投資商簽定東就村旅游開發合同,投資商投入的資金和該縣民族事務局連續三年投入的資金共達100多萬元元,實施了進寨門的石板路鋪設并綠化、鋪設環村石板路、修建一座兩層觀景臺、民居進行改造和修繕、修建一座情人谷吊橋等。三年來,該村大力發展特色村寨旅游,旅游收入成為新的經濟增長點。2009年接待游客5萬多人次,實現旅游收入290多萬元,村民人均增收500多元;2010年接待游客6萬多人次,實現旅游收入348萬元,村民人均增收600元;2011年1月至8月,已接待游客5萬多人次,實現旅游收入290多萬元,轉移農村富余勞動力60多人。 

    2、壯大了主導產業。各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依托民族文資源,因地制宜調結構,大力發展旅游業,增加了群眾收入。僅9個“湖南省少數民族特色村寨”近三年來接待游客80萬多人次,實現旅游收入2800多萬元。吉首市德夯村是湘西自治州“百千萬”特色民居保護工程5個重點村寨之一,是一個苗族文化深厚的偏遠山村,它位于吉首市西郊20公里處,德夯在苗語中意為美麗的大峽谷, 德夯景區面積108平方公里, 是一個集武陵山神奇山水和湘西神秘民俗文化于一體的景區, 屬國家級風景名勝區。位于德夯景區核心的德夯苗寨, 留存著千年古俗, 是天下聞名的苗鼓之鄉。繁衍于斯的苗族同胞千百年來安居樂業,以歌為媒, 自由戀愛, 晨昏作息, 歌舞沉酣; 每年定時舉辦的過苗年、百獅會、三月三歌會、四月八、趕秋、接龍、椎牛等苗族民間民俗活動特色濃郁;吹笙跳鼓、攔門敬酒、隔山盤歌戀愛等俯拾皆是,仿若一個神奇的世外桃源。德夯苗寨有133戶533人,人均稻田0.6畝,人均旱地0.1畝。以前是吉首市最貧困的行政村,人均年收入不到150元,全村40歲以上的光棍漢就有50多個。在當地政府的規劃引導下,該村戶戶投資,參與開發“德夯民俗游”,說苗語、唱苗歌、打“猴兒鼓”、跳“花鼓舞”、穿繡花衣、佩銀飾、住吊腳樓,向游客們一展古老純樸的苗家民俗風情。用當地老百姓的話說,是“苗鼓敲開了致富路,旅游改變了窮山村”。一些地方貧困戶采取股份制、股份合作制的形式興辦旅游實體,實行旅游就業扶貧。他們紛紛開辦農民旅行社,興建家庭旅館,發展農家樂旅游。開發旅游以來,人均年收入達到6000多元,全村有存款的農戶約占92%以上,已成為吉首市最為富裕的村和湘西州十大小康示范村。旅游開發帶動了德夯交通、郵電、林業、賓館、飲食服務等相關產業發展,壯大了地方經濟,讓德夯苗寨在短時間內擺脫貧困,走上富裕之路,為貧困地區脫貧致富開創了一條新路子。該村村民楊秀合當年貸款把自己的破房子修建成一棟可以經營的吊腳樓,開起了農家飯店,兩年內他還清了債務。現在每年的純收入可以達到5萬元。像楊秀合這樣依靠發展“農家樂”走上致富路的例子在德夯非常普遍,村民們開始放下鋤頭、犁耙,辦起了家庭賓館、旅游產品經營。據統計,近幾年德夯村村民參與旅游服務工作的占總人口的90%,是全鎮外出打工人數最少、儲蓄率最高、治安事件最少的村寨。 

    3、繁榮了民族文化。少數民族特色村寨建設促使村民自覺保護、傳承、宏揚民族文化。如鳳凰縣勾良苗寨以保護少數民族傳統文化為切入點推動民族文化傳承和發展,成立了民族文化表演隊,修建了表演場和民族民間工藝品生產車間,開展文化展示和文藝演示已成為常態,還利用“趕年”、“六月六”、“重陽節”等民族傳統節日,采取“走出去,請進來”方式,大力改善和促進了湘、黔、渝、川四省邊區各族人民團結和交流,較好地展示了民族特色文化,使之得以更好地傳承和保護。同時以特色民居、村道改造為突破口加強村容村貌建設,勾良苗寨已建設成為一個以苗家文化為旅游主題,集民俗旅游、農業觀光旅游、自然生態旅游,吃、住、購、娛為一體的著名民俗文化旅游景區。該村近三年來接待游客近40萬人次,實現旅游收入1400余萬元。 

    4、促進了民族團結。我黨“三個離不開”的思想得到廣大少數民族群眾的普遍認同。各特色村寨內容健康、形式多樣、積極向上的民族文化藝術表演活動,很好地促進了農民群眾的交往和互動,沖破一些人封閉、孤獨的內心世界,營造了團結、友善、互助的人際關系,增強了農民群眾的歸屬感和認同感,提高了基層組織的吸引力和凝聚力。花垣縣邊城鎮隘門村在建設特色村寨過程中,緊緊圍繞“突出宣傳民族政策,營造良好的團結氛圍;突出‘三農’主線,促進農村經濟發展;突出旅游強鎮戰略,加快旅游產業發展;突出社會治安治理,打造和諧平安邊城;突出社會事業,促進各民族全面進步”的三年目標任務,扎實開展各項工作,取得了顯著的成效。到目前為止,已接待國內外游客近60萬人次,特別是6月1日接待了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給他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各村寨分別把開展“科技示范戶”、“五好文明家庭”等評選活動與民族團結進步創建活動有機結合起來,突出思想教育內涵,廣泛吸引群眾參與,形成了我為人人、人人為我團結和諧的社會氛圍。 

    (三)存在的問題 

    1、資金缺口大,導致特色村寨建設進度緩慢。各特色村寨交通基礎設施建設、民居修復、民族文化挖掘整理、人畜飲水工程建設等項目需要大量資金,目前湘西自治州財力緊張,導致各項工程建設進展緩慢。如鳳凰縣末來幾年內,要完成12個村、1000多棟民居修復、改造和保護利用工作,預計需投入資金過億元,但目前該縣財政只能保吃飯、保運轉、保穩定、很難擠出更多資金投入;永順縣僅進行民居修復就需資金近5000萬元,籌措難度相當大;瀘溪縣芭蕉坪村,因無資金改善進村公路,導致交通不暢,影響村里各項工程實施。 

    2、制定特色村寨保護發展規劃前對涉及的相關問題研究不夠,導致一些保護和發展規劃、方案欠科學。做好特色村寨保護和發展工作需要高科學的規劃和方案,每個規劃和方案都要體現文化保護規律和經濟社會發展規律,貼近村寨實際。否則,村寨的保護和發展就不會取得成效。目前,一些村寨保護和發展規劃、民居維修和改造方案沒有請專家參與制定,導致規劃和方案不科學、不細致、不完整、不嚴謹,缺乏可操作性。作為這種不科學的方案在實施過程中暴露出許多問題,例如村寨民居的民族傳統樣式的現代實用性不強,暴露在外的木制門窗不耐風雨,易腐爛;村寨傳統文化要素復制較多,創新不夠,等等。還有的村寨受自然環境等因素影響,遠離交通主干線,交通極為不便,這種村寨往往民居保存完整,民族文化氛圍濃郁,民風純樸,這類村寨可作為研究基地予以保護,比如瀘溪縣芭蕉坪村;有的村寨交通便利,離城區近,民居有特色,民族文化氛圍濃厚,村民開發意識強,這類村寨可發展為鄉村游景點,比如鳳凰縣勾良村。研究基地和鄉村游景點的布局必須統籌規劃,科學安排,有序發展。 

    3、部門之間合作不密切,導致資金到位慢。發改、財政、民委、民政、扶貧開發、文化等許多部門工作都與特色村寨建設相關,這些部門各有上級主管單位,各有工作目標,上級對這些部門的工作要求不一,驗收標準不同,各部門對特色村寨建設目標的理解也不一樣,這些都決定了統一協調工作有相當的難度。目前,一些部門之間協作不夠密切,形式上有協調機構,實際上部門各行其是,沒有形成建設合力。 

    4、群眾積極性沒有充分調動,導致社會參與不夠。特色村寨保護與開發工作需要多方努力才能取得成效。目前,一些地方的政府主導作用發揮較好,各級政府十分重視此項工作,相關部門積極行動,組織力量,籌集資金,進行村寨文化保護和產業建設。但群眾積極性沒有充分調動起來,村民參與不夠,社會組織關注和參與不夠,嚴重影響此項工作的推進。要通過宣傳,使村民和社會認識到特色村寨保護和開發的意義,積極支持、參與村寨的保護與發展。要認真研究村民參與村寨保護和發展的形式和途徑,根據村民的不同情況,采取恰當的形式。對于貧窮的村民,要他們出錢參加村寨保護和建設是不現實的,可以投勞、投工的形式參與村寨建設。對于經濟條件較好的地方,村寨保護和發展所需資金應以村民自籌為主,政府適度補貼。要研究社會力量參與特色村寨建設的激勵辦法,使社會力量積極主動地參與少數民族特色村寨建設。要想辦法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增加群眾收入,使村干部、村民直觀感受保護開發村寨帶來的實惠。 

    二、開展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與開發工作應借鑒六大原則 

    一是保護為主,發展第一的原則。少數民族特色村寨的優勢在于其古老而富有特色的聚落和悠久的歷史文化、良好的生態環境,這也是少數民族特色村寨發展的前提和基礎。保護文化生態和自然生態應成為規劃和建設的重中之重,并長期堅持。保護的目的不是為了保護而保護,而是通過保護資源,充分利用資源優勢,促進當地經濟和社會的協調發展,提高人民生活水平;通過當地經濟和社會的協調發展,進一步推動傳統聚落及其文化和生態的保護。 

    二是產業主導,協調發展的原則。少數民族特色村寨大多地處偏遠,經濟發展相對滯后,但這些村寨的鄉土建筑與傳統文化大多保存完好。因此,各地在規劃和建設中,要根據這些村寨的資源稟賦、地理位置、交通和人力資源條件來選擇主導產業,比如旅游業、傳統手工業、種植業和綠色食品加工業等。無論是哪一種類型的村寨,都只能選擇一到兩種主導產業,通過發展主導產業帶動其他產業的發展,從而促進村寨全面協調發展。 

    三是保護傳承與創新相結合的原則。要特別重視傳承和創新,要通過家庭、社區、學校等載體傳承弘揚民族文化,通過創作文藝作品、開展文體活動、開發民族特色飲食和手工藝品等形式提升民族文化,傳播民族文化。有一些少數民族特色村寨的民族文化記憶不夠完整,要通過學習和移植等方式予以恢復。 

    四是體現特色與突出重點相結合的原則。特色就是優勢,特色就是資源。少數民族特色村寨在規劃和建設中,必須充分體現自身的特色,利用特色和優勢打造自身的品牌,發展主導產業。 

    五是政府引導,村民主導,學者參與的原則。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與發展試點工作是一項全新的事業,也是牽涉到許多方面的事業,因此需要社會廣泛參與。在此項工作中,特別需要政府及相關部門、村民和學者的積極參與。政府要對少數民族特色村寨的保護與發展工作加強引導,比如,把這項工作納入當地經濟社會發展規劃,歸口到相關部門直接管理,幫助村民擬定和實施保護與發展規劃,給予經費上的支持等。村民是少數民族特色村寨的主體,村落的保護和發展既是他們的責任和義務,也關系到他們及其子孫后代的利益,保護和發展工作需要他們的積極參與,成果也是由他們享受。行政部門和學者要充分尊重村民的權利,聽取他們的意見。村民的參與度和熱情,是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與發展試點工作能否成功的關鍵。學者要積極對這項工作進行研究,參與項目的規劃、設計、推廣和傳播,并總結經驗教訓,為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與發展工作提供理論支撐。 

    六是準確定位,規劃先行的原則。少數民族特色村寨在確定自身保護的對象、發展的主導產業時,要進行科學論證和思考,要因地制宜,準確定位,重點保護最具特色和代表性的鄉土建筑和文化。同時,要根據自身的特色和優勢,結合當地經濟社會發展的總體戰略,科學制定村寨的保護與發展規劃,并嚴格按規劃進行保護和建設。 

    三、湘西州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與開發對策 

    (一)統一思想,提高認識。推進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和發展工作,是新時期保護、弘揚和發展民族傳統文化的重要舉措,是促進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提高人民群眾生活水平,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重要抓手,是落實黨的民族政策,為少數民族群眾辦實事的具體體現。要把特色村寨保護和發展作為民族地區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的重要內容,將其納入當地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城鄉建設規劃之中,作為各級政府及相關部門的工作內容來抓。要明確責任和任務,加強監督與檢查,確保此項工作順利推進,取得成效。 

    (二)正確把握保護與建設的目標。開展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與發展工作的目標就是促進少數民族傳統文化的保護,推進少數民族文化創新與發展;保護民族地區生態環境,建設美好家園;促進村寨經濟全面發展,提高村民生活水平;促進民族團結進步,建設和諧社會。一切具體工作要圍繞此目標來進行,要使特色村寨的保護與發展的各項具體工作與民族傳統文化保護相結合,與群眾脫貧致富相結合,與保護民族地區生態環境、改善人民群眾的生活條件相結合,與民族團結進步相結合。 

    (三)明確保護與建設的內容。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的主要內容為:保護村寨的建筑風格、建筑工藝以及與自然相和諧的鄉村風貌,增強村民保護本民族傳統文化的自覺性,把民族文化保存在村民日常生活中,使特色村寨古樸純真的民族風貌隨著時間的推移更具文化底蘊和歷史內涵。特色民居保護要以民居維修和改造為重點,一是采取加固、防火等措施,保護、維護有重要歷史文化價值的古建筑和特色民居。二是引導、鼓勵村民對民居進行改造,增加民族文化元素,彰顯民族特色。三是采取統一設計、資金扶持等措施,引導、鼓勵村民建設帶有民族特點的新民居。四是民居改造、建設要相對集中,規范整齊,體現適用、經濟、安全、美觀、舒適的原則。五是處理好利用現代材料、技術與保持民族傳統風格的關系,做到保持民族建筑特色與創新民族文化相結合,在保護好民族傳統文化的同時,使廣大群眾享受現代文明帶來的生活便利。 

    (四)突出重點,抓住關鍵。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和發展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就是人民群眾得到實惠。能否實現這一目標是此項工作成敗的關鍵,相關具體工作必須圍繞此目標展開。在民居改造和建設、村寨保護中,必須尊重村民意愿,改善村民生活環境,提升他們的生活質量。在村寨發展中,必須壯大支柱產業,選擇好、建設好特色優勢產業,發展村寨經濟,使村民富裕起來。只有讓村民得到實惠,村寨的保護和發展才能持續推進。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和發展工作是一項系統工程,既包括民居、建筑維修和改造,也有非物質文化的保護和傳承,還有村寨經濟建設。在這些工作中,村寨經濟建設是基礎,發展村寨主導產業,壯大村寨經濟是村寨保護與發展村寨的支撐和依托。因此,一定要抓住村寨經濟發展這一事關全局的中心工作,選擇好、建設好特色優勢產業,使村民富裕起來,村寨的保護和發展才能持續。在資金有限的情況下,要處理好保護民居、建筑投入與發展產業投入之間的關系。對于損害嚴重、急需保護的重要民居和建筑,要優先安排,避免民族建筑徹底破壞。對于十分貧困的村寨,要以改善民生為主,將發展村寨經濟、改善村民生活放在首位。在村民生活得到基本保障的情況下,改善居住環境。要避免貪大求全。村寨保護要以具有重要歷史文化價值的典型特色民居和建筑的保護、維修為主,千萬不能大拆大建。 

    (五)因地制宜,明確建設內容和目標,努力探索行之有效的建設模式。一是要努力探索行之有效的建設模式。少數民族特色村寨分布面廣,所處地理環境不同,村寨類型不一,經濟社會發展水平不同,這就決定了其保護與建設的模式不盡相同。各村寨要因地制宜,尋求適合自身的保護和發展模式。要根據村寨的民族特點、文化特點、經濟文化類型、市場環境、村寨結構來確立文化保護和建設的內容和方向。 

    二是要突出彰顯村寨特色,避免千村一面、千寨一律。村寨特色是村寨的生命和魅力所在,村寨建設的各個環節都要注意彰顯特色。目前有的地方由于研究不夠、指導不力,致使一些地區特色村寨建設過程中民居、建筑風格不一,未能體現當地民族的文化特點。 

    三是要根據村寨的具體情況,確定保護和發展的具體內容和目標。不同類型的村寨建設目標和內容不同,對處于旅游區內的特色村寨建設要以保護傳統文化、豐富文化內涵為目標,不適宜發展旅游或者暫時發展旅游有困難的古老村寨要以保護為自標,新居群落建設要以增添民族元素、展示文化特色、合理布局、美化環境為目標。 

    (六)多方參與,明確職責,形成合力。政府、村民、企業、社會團體等是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與發展的重要力量,各方都要準確定位,明確職責,合理分工,形成合力。形成以政府為主導、以村民為主體、社會各界積極參與的工作格局,是做好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與發展工作的基本保障。一是充分發政府在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與開發中的主導作用;二是積極發揮村民在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和發展中的主體作用;三是發揮科研院所、企業等社會力量在特色村寨建設中的積極作用;四是尊重和落實不同群體的利益。要發揮各方面力量,需要建立協調機制。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和發展工作涉及面廣,需要建立高效的協調機制。應當成立由政府綜合部門牽頭,相關職能部門參加,村委會和村民參與的機構。通過這一機構研究重要事宜,協調相關工作。 

    (七)統籌協調,穩步推進。一是統籌協調政府相關部門工作,形成建設合力。一方面,多部門聯動,分工協作。另一方面,要廣泛籌措資金,整合建設資源。除村民自籌建設資金外,政府要通過整合新農村建設資金、村鎮危房改造資金、少數民族發展資金、扶貧資金,為村寨保護和開發提供支持。同時,政府要努力爭取社會各界的資金投入,激活民間資本,拓展村寨保護和發展的資金來源;二是要通盤考慮、統籌協調保護與發展工作的各個具體環節。建立專家咨詢制度,編制好規劃、方案,精心組織,穩步實施,加強檢查,落實責任。 

    (八)認真借鑒、吸納外地功經驗。貴州千戶苗寨的成功開發為湘西自治州少數民族特色村寨發展指明了道路。我州應重視立法保護,制定《湘西自治州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條例》,全民參與保護;劃分新的宅基地,滿足需要新修房屋的群眾的要求,不得拆除老房子;建立促進保護和發展的激勵制度,設立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基金,重視村寨傳統及特色,根據村寨類型和特點有針對性地保護和建設。 

    總體來說,湘西自治州少數民族特色村寨的保護與開發工作,從政治的角度,體現了湘西自治州委、州政府對少數民族群眾的特殊關心和愛護,是國家民族政策在最基層的彰顯;從經濟的角度,起到了很好的促進作用,把傳統的民族文化特色轉化為旅游資源,進而轉化為經濟優勢;從文化的角度,更是讓傳統的民族文化得到極好的傳承和弘揚;從民族權利的角度,則清晰和鮮明的體現了政府對一個民族的民族文化權利的尊重和保護。

相關文章
·湘西媒體人共商媒體融合發展之道
·湘西里耶古城(秦簡)博物館文博文創產業發展研討會召開
·湘西州兩個國家級非遺項目數字化保護試點全面展開
·實事助學基金會獎勵杰出教師和資助特困生首批資金全部發放
·彭英生 土家猴兒鼓王用鼓舞詮釋苗族風土人情
·湘西州扶貧系統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湘西考察指示精神
·中共湘西州委召開會議傳達貫徹總書記視察湘西重要指示精神
·湘西州扶貧辦深入土家山寨鳳凰菖蒲塘村調研扶貧工作
·黃永玉長篇小說《無愁河的浪蕩漢子·朱雀城》首發式在國家博物館舉行
·著名土家族畫家《黃永玉全集》在北京貴賓樓飯店首發

版權與免責聲明 | 進入論壇

 
圖說分享
· 奮力構筑民族文化的基建工程——寫在《貴州
· 甘茂華:追尋土家風流
· 沿河土家飲食文化溯源及保護與開發
· 梯瑪的絕技和功能
· 梯瑪的傳承刻不容緩
· 永順土司抗倭維護明朝邊疆穩定
· 關于土家族醫藥保護和發展的研究
· 從黔東田氏土司沿革談“改土歸流”的歷史必

遠山的呼喚

中國土家族經濟文化研究協

八寶銅鈴舞

梵凈山佛教文化旅游
· 自然環境對土家族文化的影響  
· 論長陽土家族跳喪舞的文化構成  
· 試論恩施自治州的文化生態保護  
· 土家族 “過趕年”辯析  
· 武俠湘西是宣傳湘西文化旅游的另一張名片  
· 命根子泥土  
· 鄂西土家族還愿儀式解讀  
· 彭家寨鄉土建筑的生態特征對未來建筑發展...  
   土家族文學“靈物母題”的敘事解讀
   武陵山區域發展的核心競爭力生物農業多樣性
   協作互動推進武陵區域一體化發展
   對構建中國武陵山經濟協作區的思考
   武陵山經濟協作區探索民族地區跨區發展
   阿蓬江畔的村莊
   論湘西州旅游扶貧研究
   長陽民間吉祥圖簡釋
關于我們 |  網站介紹 |  管理團隊 |  申請鏈接 |  歡迎投稿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大事記

版權所有:土家族文化網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菜戶營2號樓6單元601室 
技術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發展中心    服務熱線:15811366188   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網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或書報雜志,版權歸作者所有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權方面的問題,請與我們聯系。
京ICP備13015328號-2號  北京市公安局備案號110105005973

世界名校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