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訪問土家族文化網  今天是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土家學林 》 事象研究
梯瑪的絕技和功能

作者:陸澳 信息來源:土家族文化網

——訪蘇竹村第五代梯瑪田德義

訪談時間:2018年7月28日10:00-11:40

訪談地點:湘西州龍山縣靛房鎮蘇竹村
受訪者:田德義
訪談者:陸澳、趙麗明
在場者:田昌華、李旺奎、秦浩斐
錄入整理:陸澳
受訪者簡介:田德義,六十六歲,龍山縣人。是蘇竹村僅存的梯瑪,師從其父,為第五代梯瑪。他會不少梯瑪祖傳的邪法道法,而且出生于梯瑪世家,耳濡目染之下,對梯瑪了解頗多,能用親身經歷詳細講述真實的梯瑪。
 
梯瑪初認識
 
趙:你怎么稱呼?多大年紀啊?讀過書嗎?我們這里有道士嗎?現在還有人找你治病嗎?你們有什么用具嗎?
田:我叫田德義,54年出生,(農村存在虛歲一說)今年66歲,上過小學四年級。
    過去梯瑪又叫土老司,主要是負責兩個內容。第一個內容是:在醫術上而言為那些不生小孩的人求子;第二個內容是:當家里不順時,有人臥床不起時,土老司為他施法,他就可以又好起來。內容就是只有這兩種。
我和我老公公(父親)同道做了50多年,但是他那個過去做土老司時,講話太不文明。我就覺得不要學,就沒怎么學它。主要學的就是邪法、道法,邪法就是中邪了可以給你治,瘋子也可以給他治。
沒有道士。梯瑪全都管了。
現在也沒有人找梯瑪治病了,一般人都去醫院了。
我們有用具,有那么長的司刀,有用水牛做的號角,還有用手搖的鈴。這些都是我先輩用過的,是我爺爺的爺爺的。具體我也不太清楚,我小時候只看到過兩次。
 
梯瑪的傳承
 
趙:你跟誰學的這兩個本事?梯瑪一定是家傳嗎?傳給外人嗎?可以傳女兒嗎?梯瑪一般是只傳大兒子嗎?你什么時候跟著您父親學做梯瑪的?那個時候是你自己想學還是你爸爸讓你學的?你見過你爺爺嗎?你的侄兒子學成了沒有啊?你們這梯瑪有沒有托夢傳授的啊?咱們附近別的村有梯瑪嗎?
田:我主要跟我的父親學的,我們家四代人都是土老司,我是第五代梯瑪。
不傳外人,不收別的徒弟,也不能傳女兒。現在我沒有兒子,也就無法傳了,不過我還有個侄兒子,都傳給他了。過去講究的是傳內不傳外,傳男不傳女。
不是。我父親有兩個兒子,我哥哥不信梯瑪,所以我父親沒有教他。一般可以同時傳幾個兒子。
學的時候我30多歲,爸爸讓我學的。那個時候改革開放,文革以后。我小時候見父親做梯瑪見過兩次。沒有見過我爺爺,他死得早,那個時候他教我爸爸,沒有傳給其他人。
他學會了,但還不能獨立做。我們這有規矩的,如果是我不在了,他才可以獨立做。
有。不過一般這種陰傳都不實在。
其他村也有,但是做的不完整。很多東西現在都不知道了。
 
猶憶老梯瑪
 
趙:你的父親都會做什么啊?主要在哪個方面?
田:我的父親什么都會做。那一年他還出了一本書,就在文物局保存著。
我的父親叫田齊友,10多年前去世,83歲,正常老死。我不清楚他寫的那本書叫什么名字,寫的是關于梯瑪的,非常厚。我曾經也看過,那本書沒有留下。梯瑪的那些本領我的父親什么都會做,主要是中邪的,臥床不起的。梯瑪可以讓他好起來,其他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陸:您小時候父親做法事時有帶上你嗎?梯瑪有穿紅衣服嗎?戴鳳冠嗎?
您父親是這個村子里的梯瑪嗎?去治病的那些人是土家族人嗎?咱們村子一共有幾個梯瑪?一般是一個村一個梯瑪嗎?
您小時候看您父親做梯瑪的那兩次是什么情況?看病的那戶人家生的什么病您還有印象嗎?這邊有道士嗎?
田:我小時候很少跟著他去,他動不了了,我才替代他去。
土老司不穿紅衣服,一般穿長衫便服,系頭巾。土老司就是為人求平安,做好事。過去他在世的時候就常跟我說:“無論是誰,哪怕他窮,他要請你,請不起你,給你一塊錢也好,給你兩角錢也好,你都要去,一定要去。”現在來講就是為人民服務,以前就叫做好事。
是,過去我們的那個梯瑪還去過湖南常德市,去那邊做梯瑪給人治病。不是土家族人,漢族也可以。沒有醫生之前,就是梯瑪給治病。名聲在外,大家都請他去。
咱們村子就我們一家梯瑪,蘇竹村就我們一家梯瑪。以前都沒有,只有我們一家從祖上傳下來的。不是一個村一個梯瑪,梯瑪很少。
兩次都是在我八九歲的時候,那個時候還是在文革前。那個時候只是覺得看熱鬧,都不懂。
不管什么病都可以。主要是兩種,第一種是家里結婚以后沒有小孩,不生小孩,梯瑪可以幫他們求子;第二種就是農村家里時運不好,長期病痛,臥床不起,梯瑪可以幫助他們好起來。
這邊沒有道士,只有土老司。
 
梯瑪眼中的梯瑪
 
趙:你會梯瑪嗎?不文明的是求子的嗎?邪法、道法是文明的嗎?你能給我們畫一畫水符嗎?這種符你父親畫過嗎?你還畫過別的嗎?
田:梯瑪我會一點,但是怎么說呢?做梯瑪不文明,有一些話不好聽。這些話不好意思講出來,不文明。
梯瑪求子唱的東西不文明,將土話翻譯過來就有點臟,我覺得不文明,所以我就沒怎么學這部分。不唱不能求子,但是唱起來又不好聽,所以我就沒怎么學這個。求子不用畫符,求子不簡單,需要殺豬,在八月十五的那一天求子,不能求男求女。
這時有也老和客老,具體情況我也講不清。也老在堂屋中間,客老在外面,他們是土家的神,也老是大神,像長輩一樣;客老是小神。也老負責代表梯瑪上天求子,客老負責在外面打發小鬼小神。
我學的文明的部分就是邪法、道法。邪法、道法這種東西以后多半要失傳。我們這地方現在邪法、道法基本上就沒人會了。   
以前我的嗲嗲(幺爺爺,最小的爺爺)就是邪法大師,他過世了。對于一些中邪的人,(平白無故翻白眼、吐白沫)他只要念一些唱詞,要一碗水,當場用水畫符,將水噴到病人身上,就可以治好。
去年有一個人去人民醫院看病,他其實也沒什么病,就是不能吃飯,不能走路。他來找我看看,我給他稍微看了一下,他就是中邪了,稍微弄了一下,就好了。
大多數符都是雷字符,這種雷字符有很多種。我父親自然畫過。人飄魂,虛弱,長期做夢,就像是見鬼了一樣,就需要畫一種符去克制,中間是一個中字,四周是四個雷字,這樣邪神妖鬼就看不見你了,這也是邪法的一種。
 
梯瑪絕技:打胎救人
 
陸:道法有哪些符呢?道法到底是什么?你們這有沒有燒雞蛋的邪法?如何判斷一個人會走胎了呢?
田:道法符多得很。父親一個一個教我的。邪法和道法其實是一類性質。邪法就是中邪了解邪的。道法已經不適應現在的狀況了,對于早產、難產的情況就可以用道法來應對。
就是那邊有一戶農戶,他有只牛的小牛生不下來,我就用一碗水幫他治好了,當時念了一段詞,用水畫符,然后就治好了,他給了我一包芙蓉王的煙作為報酬。
燒雞蛋的我們這邊現在沒有了,以前我的嘎公(外公)會這種邪法。他用線和雞蛋還有一張紙一套以后,放在火里燒,線也不會燃,紙也不會燃。高溫以后雞蛋會爆炸,然后將線綁在人的手上、腳上。這個在以前是用來打胎的。
打胎指的是假如有甲乙兩個人,甲方要走胎了,乙方要生小孩了,甲方走胎后要投胎,投胎到乙方上去,然后就會死。這個時候就要打胎,用雞蛋和線和紙作法,將線綁在甲的手腕處和腳踝處,這樣甲方就不會死了。
人要走胎時是可以看出來的,整個人軟綿綿的,病懨懨的,不像個人樣。最不好的走胎方式是猴胎,猴胎時一看他就是猴子的樣子。人胎,牛胎,馬胎,猴胎中猴胎是最難打的。這些都是邪法,在很大的火中,線和紙都不會燃。
 
梯瑪絕技:上刀梯
 
陸:您會上刀梯嗎?這個是表演嗎?它具體是怎樣的呢?刀梯是橫著的還是豎著的呢?上刀梯的那些刀需要用火提前烤一下嗎?
田:我會。最近一次是在半年前,我上過刀梯。這個就是邪法。
它不是表演,它是用來解邪的。中邪以后,身體軟弱無力,就需要上刀梯解邪。
先是我自己上,然后再就是病人上刀梯,就是表明我沒有戲弄你,你走在真刀上面,腳不會爛掉。病人必須要赤腳上刀梯。我先要念一段詞,在水里畫符,然后病人才能上刀梯。病人如果沒有力氣,周邊的人會扶著他。
這個刀梯是橫著的,刀用的是柴刀,需要12把柴刀。兩把柴刀組成一組,要走六組刀梯。上刀梯越快越好,需要有人把刀扶著的,同時把病人扶著。
這些刀不需要用火烤,但是要磨,要將它磨鋒利。
 
梯瑪絕技:驅火消災
 
趙:我們這邊蘇竹村有跳毛古斯的嗎?竹子是我們點燃的還是自燃的?你們大概幾年搶一次火呢?
田:那個我們這里沒有。我們這里出名的是舍巴(土家語),這里舍巴不是節日。做舍巴非常神,你們可能不信。
一般在地方上的一個大寨子容易失火,為了不讓它失火,失火后就必須做一趟舍巴。做舍巴就像搶火煙一樣,一個地方就不會失火。過去是沒有磚房子的,都是木房。每家每戶組織人,大概有十幾個人做舍巴節。做舍巴就是搶火,必須是梯瑪帶頭做。目的就是為了去火消災。
每一家都在大門前放一盆子水,水里面放一個碗,碗里面放一個雞蛋,整個火煙進入到雞蛋中去了,最后每家每戶都要吃掉雞蛋。那個時候梯瑪會用竹子作骨架,用紙糊上,扎成一條一兩丈長的像龍一樣的東西。大概七八個人把它抬著,一家一家的經過,最后前往山上的神壇。
竹子不用點,自己就會燃,如果實在是沒有燃,最后才燒,大概能保證幾年不起火。我父親做過這個,那個時候他跟我講的。那個時候蘇竹村那邊有個寨子,那次在那個寨子做完法事以后,大概十幾戶的人家,在其他寨子還沒有做完,然后在半路上就起火了,猛地一瞬間就自動燃了,最后又重新扎了一個。
象征著整個寨子里所有可能的火源都被引到了這條竹龍這里,也被稱為搶火煙。搶火煙把火煙搶到山上的神壇中去,過去我們這兒的神壇廟相當出名,現在不在了,我小的時候見過,還在那里讀過書。
那個時候他們經常搶火,幾年就做一次。
 
梯瑪絕技:逢旱求雨
 
陸:這是在你們蘇竹村發生的事情嗎?那個時候狗子要幾只?求雨也是在神廟里面求雨嗎?人數有要求嗎?那個時候也需要唱詞嗎?唱完詞大概什么時候就下雨了呢?當時天干了多久?這個算是邪法嗎?
田:對,那個時候就是我父親做的。而且那個時候有我們村含我父親在內的這邊的四個人。靛房的書記對我爹爹說:“伯伯,伯伯,你們今天求雨去吧,狗子我們買了一只。”我爹爹帶領著他們作法以后,回來的半路上就落下了大雨。
狗子要一只,隨便都可以要把它弄死。
求雨不在神廟里求雨,在山洞里求雨,也是梯瑪求雨,只有梯瑪會做。
人數沒有要求,一個都可以。
那個時候他們走了最多兩里路不到,就落下了大雨。他們四個人一起去的。
是的,那個時候我們二三十歲了。唱不唱詞我不太清楚。
那個時候唱完詞就下雨了,邊走邊下,從山洞里出來,不到兩里路就下起了大雨。我記得非常清楚,總共是四個人。我們這總共有四個生產隊,一個生產隊一個人。
天干了大概一個多月。這個肯定算邪法啊。梯瑪要和龍王斗爭,只有把龍王制服了,才能下雨。我印象中父親只求過這一次雨,這個邪法我不會。


相關文章
·韓宗遠:回看射雕處 千里暮云平
·從訪談中了解不同視角下的土家族打溜子的歷史與現狀
·山巔的村莊
·老屋下的樂章
·竹林內外
·專訪:梯瑪后人田德武
·訪談土家民俗專家劉能樸
·梯瑪的傳承刻不容緩
·葉紅專:難忘知青歲月
·土家族飲食習俗

版權與免責聲明 | 進入論壇

 
圖說分享
· 奮力構筑民族文化的基建工程——寫在《貴州
· 甘茂華:追尋土家風流
· 沿河土家飲食文化溯源及保護與開發
· 梯瑪的絕技和功能
· 梯瑪的傳承刻不容緩
· 永順土司抗倭維護明朝邊疆穩定
· 關于土家族醫藥保護和發展的研究
· 從黔東田氏土司沿革談“改土歸流”的歷史必

遠山的呼喚

中國土家族經濟文化研究協

八寶銅鈴舞

梵凈山佛教文化旅游
· 自然環境對土家族文化的影響  
· 論長陽土家族跳喪舞的文化構成  
· 試論恩施自治州的文化生態保護  
· 土家族 “過趕年”辯析  
· 武俠湘西是宣傳湘西文化旅游的另一張名片  
· 命根子泥土  
· 鄂西土家族還愿儀式解讀  
· 彭家寨鄉土建筑的生態特征對未來建筑發展...  
   土家族文學“靈物母題”的敘事解讀
   武陵山區域發展的核心競爭力生物農業多樣性
   協作互動推進武陵區域一體化發展
   對構建中國武陵山經濟協作區的思考
   武陵山經濟協作區探索民族地區跨區發展
   阿蓬江畔的村莊
   論湘西州旅游扶貧研究
   長陽民間吉祥圖簡釋
關于我們 |  網站介紹 |  管理團隊 |  申請鏈接 |  歡迎投稿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大事記

版權所有:土家族文化網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菜戶營2號樓6單元601室 
技術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發展中心    服務熱線:15811366188   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網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或書報雜志,版權歸作者所有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權方面的問題,請與我們聯系。
京ICP備13015328號-2號  北京市公安局備案號110105005973

世界名校排名